赤藓糖醇救我狗命|・ω・`)

人类也会想被狸猫吃掉

悲剧里的亡灵都得到了它们全知全感的happy ending

遗憾的是,难过和痛苦并不会因为人类作为罪人或精神病人的身份绕道而行。

不妥当的感情是一种诅咒

隐秘者,在暗处一点点侵蚀理智,伤痕自发生长

外泄者,在阳光下无所适从

张扬者,潮水退去后,独自跪倒在沙滩

他躺着,冷静地兴奋如狂

他已经知晓自己将走向的终点,也是一直期盼追寻的目的地

而他即将经历的,是到达之前附赠的惊喜

矛盾迸发到极致的瞬间

他深知自己已经和终点绑在了一起

于是他爱这汹涌的发泄

“他刚刚发现自己走进了谎言编就的蛛网,此时已经被牢牢困住无法脱身,内心的慌乱像终于压制不住的岩浆,滚烫、缓慢又坚定不移地从心脏向下蔓延。”

如果没有能力建造自己的场

偏安一隅似乎是安乐的唯一途径

他在白日里恨自己恨到咬牙切齿,却又在夜晚的被窝里发病般自怜自惜。

他像一条狠不下心来咬住自己尾巴的蛇,一层层盘折扭动,痛苦像火花绽放在每一次自我摩擦的缝隙。

他甚至想自我打结,再被谁丢入水中。

“什么也不能使我快乐,有压力的没压力的,劳心劳力的不劳心力的,总会厌倦。快乐总是一瞬,看破之后,连一瞬都不纯粹”

“闭眼的瞬间,她变成了过往的那个孩子。肉体和身边人在成长和衰老,只有她留在过去,不论已经过去了多少年。还是可以通过某一个固定的瞬间,抛下此刻,回到过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