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藓糖醇救我狗命|・ω・`)

“难过的时候不能洗澡”

“会溺亡”

“好像在为未来的告别做一次次的演练”

“我们终将忘却曾经心底暗流的汹涌,抹去年少对未来的想象,言不由衷,步不由心,背负无形的大山,走向众生设定的结局”

他预感到他所触碰到的一切都将深深伤害自己。任何触碰的瞬间,都有刀刃上白光闪过般的刺痛,这之后便是长久的怅然若失。

“他听到雷声,想到害怕雷声的人,落寞地觉得自己怎么什么都不怕。

其实也是怕的。怕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,不时的明亮闪电透过正对眼睛视线的窗户,用光亮划分出阴影,一瞬又一瞬,究竟也不知想照亮什么想警示什么。

这样,算怕吗?回过神,只觉得自己还是真够虚伪的。”

“他躺在湖面,听水声在耳边流淌,右手垫在脑下,左臂自侧垂下,指尖毫无目的地自然指向湖底,像在无意中预示着不为人知宝物”

深秋傍晚的教学楼走廊,尽头是落地窗,阳光撒下的时候,第一眼以为遇到了仙界机缘的门,走近后的第二眼突然从光里看到了暮色的苍凉。